欢迎访问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网站,企业拆迁关停专业维权律师团!

企业拆迁/关停专项维权,高额补偿在这里实现

010-61057018 (免费咨询)

律所简介更多>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多年来专注于企业征收,厂房拆迁,环保关停禁养等维权的法律实践工作,代理了上千件企业维权案件,其中包括大型房...

律师介绍更多>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少博
    吴少博 北京 | 11年执业经验 | 专职律师

    吴少博律师,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栩锐企业拆迁...[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晓宁
    李晓宁 

    李晓宁律师以拆迁法律事务、国有土地征收、集团诉讼、企业...[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石磊
    石磊 北京 | 8年执业经验 | 专职律师

    石磊律师,法学硕士,执业以来,在民事、合同、行政法律理...[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杰
    陈杰 主办律师

    主办律师,多年来一直从事企业拆迁征收维权工作。对行政案...[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洪涛
    吴洪涛 北京 | 专职律师

    吴洪涛律师,执业证号11101201610314321,主要办理各类涉及企业和...[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徐翀霄
    徐翀霄 北京 | 专职律师

    个人简介 执业以来,主要办理各类涉及不良资产清收、银行金...[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黎家旺
    黎家旺 企业法务顾问

    高级法务顾问,法学专门本科学历。多年来一直从事拆迁征收...[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平
    李平 

    以“努力追求司法公正、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为...[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崔明杰
    崔明杰 执业律师

    主要业务领域为房地产业务、企业拆迁业务、二手房买卖、政...[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段明昊
    段明昊 实习律师

    毕业于重点法学院校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功底扎实,曾于政府...[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蔡静
    蔡静 企业法务顾问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研究生学历,毕业里一直在拆迁业务领域...[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翟玉
    翟玉 法务顾问

    ...[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姜振兴
    姜振兴 律师助理

    姜振兴,男,主要业务领域企业拆迁,房产业务等,法学理论...[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线伯华
    线伯华 律师助理

    线伯华,工作于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办案思路严谨、恪尽职守...[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亮
    杨亮 主办律师

    杨亮律师 北京律师协会会员,诉讼经验丰富,擅长代理各类侵...[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大伟
    张大伟 

    ...[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志强
    李志强 北京 高级法务顾问

    李志强毕业于北京地质大学法学专业,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培
    马培 办案律师

    姓名 马培 个人简介 法务顾问 自我评价 本人从事法律职业以来...[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梦男
    孙梦男 办案律师

    姓名 孙梦男 毕业学校 上海政法学院 自我评价 本人拥有较好的...[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孙长佳
    孙长佳 律师

    孙长佳 个人简介 北京律师协会会员,擅长处理交通事故纠纷、...[详情]

来所线路更多>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地址

24小时在线预约
无需等待,直接连线

点击咨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土地矿产 > 律师文集 >

债权人就未经抵押登记的煤矿采矿权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

来源: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8-08-15 09:50     咨询热线:010-61057018

案情简介:
 

2013年,A银行向B公司提供人民币4.7亿元的商业贷款,双方并签订《抵押担保合同》一份,B公司以其名下煤矿采矿权为上述贷款提供了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同时将煤矿的采矿权证书原件交付给A银行。后A银行向C集团提供人民币4.2亿元的授信额度,B公司再次与A银行签订《抵押担保合同》,B公司以其名下原抵押的煤矿采矿权余值为C集团的上述授信额度提供了抵押担保,合同签订后,A银行与B公司去国土部门办理采矿权抵押登记,但被告知不予办理采矿权余值的抵押登记。
 

近日,B公司、C集团因经营不善导致未能按期偿还A银行及其他债权人的债务,面临众多债权人的起诉,A银行对C集团的债权(人民币4.2亿元本金、利息等)可否享有B公司抵押煤矿采矿权的优先受偿权?
 

债权人与债务人就煤矿采矿权已签订《抵押担保合同》但未办理抵押登记,债权人可否就煤矿采矿权享有优先受偿权?对这一问题,理论和实务界有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根据《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不动产抵押财产未办理抵押登记的,抵押权未设立,故不享有煤矿采矿权的优先受偿权;另一种意见认为:债权人应享有煤矿采矿权的优先受偿权。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一、债权人与债务人就煤矿采矿权签订的《抵押担保合同》已经生效

 

《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根据该条规定,在法律没有对煤矿采矿权的抵押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如当事人无其它约定,债权人与债务人就煤矿采矿权签订的《抵押担保合同》应自合同成立时生效。即使双方未办理抵押登记,也不影响《抵押担保合同》的效力。

 

二、A银行享有煤矿采矿权的优先受偿权符合我国物权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

 

《物权法》第一百八十条规定了七种可抵押财产,其中前六种以列举方式规定,第七种以“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抵押的其他财产”进行兜底。关于该七种抵押财产的抵押权设立与登记之间的关系,《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一百八十八条分别规定了“登记生效”和“登记对抗”两种方式,其中,第一百八十七条针对《物权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三项规定的财产和第五项规定的正在建造的建筑物等不动产规定了抵押权自登记时生效,第一百八十八条针对《物权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六项规定的财产及第五项规定的正在建造的船舶、航空器等动产规定了抵押权自抵押合同生效时设立,登记后产生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对于第七项“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抵押的其他财产”,《物权法》未对抵押权设立与登记之间的关系进行明确,但基于“相类似之事件应为相同之处理”的法律适用原理,应对第七项“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抵押的其他财产”,根据该财产的性质区分动产、不动产及基于此产生的权利应适用相类似的规定。

本案涉及到的煤矿采矿权,显然不属于《物权法》第一百八十条规定的前六种以列举方式明确的抵押财产范围,而属于第七项“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抵押的其他财产”,根据《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三条的规定,涉案采矿权为财产权,应适用于不动产法律法规的调整原则。因此,对于煤矿采矿权的抵押权设立及登记的关系,应适用《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的规定,即煤矿采矿权的抵押权自登记时设立。

 

然而,本案的特殊性在于:双方签订《抵押担保合同》后向国土部门提出了办理抵押登记的申请,只是由于登记部门不予办理该登记事项的原因导致无法办理抵押登记,对于该种特殊情况如何处理,《物权法》并未规定,但《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五十九条却作出了明确规定,即:“当事人办理抵押物登记手续时,因登记部门的原因致使其无法办理抵押物登记,抵押人向债权人交付权利凭证的,可以认定债权人对该财产有优先受偿权。但是,未办理抵押物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该规定实质上与《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所规定一般情形并不产生冲突,相反可理解为是对《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所规定一般情形的例外规定。因此,在《物权法》未对本案特殊情形作出规定的情况下,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可以认定A银行能够就其对C集团的债权(人民币4.2亿元本金、利息等)享有抵押煤矿采矿权的优先受偿权。

 

至于《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五十九条后半段规定的“但是,未办理抵押物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此处的“第三人”指的是善意取得抵押煤矿采矿权的第三人,而不包括B公司的其他债权人,否则,该部分规定与之前的“可以认定债权人对该财产有优先受偿权”就相互矛盾。就本案来看,该煤矿采矿权并未发生转让,因而不存在所谓的善意取得抵押煤矿采矿权的第三人。

 

对于采矿权抵押权的设立,应适用《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由于本案存在《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五十九条规定的特殊情形,故本案应适用《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五十九条的规定,认定A银行能够就其对C集团的债权(人民币4.2亿元本金、利息等)享有抵押煤矿采矿权的优先受偿权。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温馨提示:因各地企业的类型、面临的情况以及面临的困境,文章内容并不能完全针对您的情况,为节省您的时间,建议您拨打我们的免费律师服务热线:010-61057018或点击网站上的在线咨询按钮与我们的专业律师及时沟通,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解答。我们的律师将免费回拨给您以便更好的帮您解决拆迁征收环保关停的问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