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网站,企业拆迁关停专业维权律师团!

企业拆迁/关停专项维权,高额补偿在这里实现

010-61057018 (免费咨询)

律所简介更多>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多年来专注于企业征收,厂房拆迁,环保关停禁养等维权的法律实践工作,代理了上千件企业维权案件,其中包括大型房...

律师介绍更多>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少博
    吴少博 律师

    吴少博律师,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栩锐企业拆迁...[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石磊
    石磊 律师

    石磊律师,法学硕士,执业以来,在民事、合同、行政法律理...[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田思行
    田思行 律师

    早年做过教师和法官,曾任基金、地产领域等多家公司法律顾...[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蔡静
    蔡静 律师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研究生学历,毕业里一直在拆迁业务领域...[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平
    李平 律师

    高级办案人员...[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黎家旺
    黎家旺 律师

    高级法务顾问,法学专门本科学历。多年来一直从事拆迁征收...[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崔明杰
    崔明杰 律师

    主要业务领域为房地产业务、企业拆迁业务、二手房买卖、政...[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线伯华
    线伯华 律师

    线伯华,工作于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办案思路严谨、恪尽职守...[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翟玉
    翟玉 律师

    ...[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姜振兴
    姜振兴 律师

    姜振兴,男,主要业务领域企业拆迁,房产业务等,法学理论...[详情]

  •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磊
    张磊 律师

    ...[详情]

来所线路更多>
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地址

24小时在线预约
无需等待,直接连线

点击咨询

【案例解读】“土地使用权纠纷案”,律师函一矢中的,补偿从0提高到390万案例

来源:北京吴少博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8-07-20 13:47     咨询热线:010-61057018
【案情简介】
从7月28日到8月7日,短短十天的时间,栩锐企业拆迁维权律师团处理了一起特殊的案件,其特殊之处就在于它的时效性。可谓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这起案件的成功处理更加彰显了本律师团雄厚的专业实力和竭诚为当事人服务的一贯精神,也成为了年度内本团的经典案例之一。
 
【维权策略】
前篇--扑朔迷离的《土地出让协议》
2007年8月27日,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农业委员会大院内,本案当事人赵水兵与农业委员会签订的《土地出让协议》。而这一纸《土地出让协议》,成为了本案件中多会正义的关键较量点。
此协议约定将农业委员会所属的25亩土地出让给赵水兵,且说明在出让后由农业委员会办理相关过户手续,如未能过户可以长期与贵司共用一个土地证。
协议签订后,赵水兵如约缴纳了规定的土地出让金,但农业委员会一直没有办理约定的过户手续,老实的赵水兵基于对农委的信任,并没有催促过户事宜,一直合法使用土地至今,在这块土地上办起了水泥预制场。
中篇--突如其来的拆迁
2014年6月初,像往常一样来厂里上班的赵水兵突然发现了关于工厂的拆迁公告,而公告上写的并不是相关的补偿条款,而是表明了征收方对赵水兵作为土地使用权人的主体资格不予承认。赵水兵在吃惊之余来到农委询问相关事宜,却被农委相关领导告知他确实不具有合法主体资格。
面对突如其来的拆迁,赵水兵所经营预制场厂的繁忙经营景象一直难以为继,而征收方称因土地储备项目土地一级开发,预制场所在土地已被全部列入拆迁范围,预制场须尽快搬离。更让赵水兵摸不着头的是征收方提出的“霸王条款”—赵水兵将得不到任何的拆迁补偿。
后篇--云谲波诡的境遇
在拆迁通知下达了几天内,赵水兵工厂的现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营每况愈下。更让他气愤的是还存在着影响工厂经营的外部因素,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在赵水兵的工厂内安装了数块广告牌,进行自己的项目宣传。
在这样孤立无援的境遇之下,赵水兵经过多方打听,找到了吴少博律师和李晓宁律师这两位久经沙场的正以维护者。拉开了维权的序幕,才有了本次经典的案例。
 
【办案总结】
介案伊始,栩锐企业拆迁维权律师团队就准备好了长期的维权准备。在查阅与赵水兵案件相关的资料时,有着多年房产案件办案经验的吴少博和李晓宁二位律师就对拆迁方提出的要求提出了相关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在这些质疑中,尤为重要的一点便是证明赵水兵对土地和房屋的合法所有,解决了此问题之后,那么全部问题均能迎刃而解
对于赵水兵来说,面临的问题还不是补偿过低,而是被安置人地位无法得到确立,这就意味着,赵水兵无法出现在补偿协商的谈判桌上,连发言权都没有,又何谈补偿呢?那么,让赵水兵的合法身份得到认可就成了一个决定性的问题。经过对本案的仔细斟酌、分析,吴少博、李晓宁律师确定了以律师函的方式直接确立吴某某被安置人地位。两位律师迅速将律师函发送给相关部门,告知其赵水兵的身份及其拥有的预制场的注册、实地经营情况与赵水兵和农委所签订的合同。在律师函发出了三天后,拆迁方便找到了赵水兵协商了相关的补偿事项。
本案在栩锐拆迁维权团队所办理的案件当中,是时效性最强的案件之一。仅用了十天时间便为当事人解决了心头大患,可谓是维权案例中的经典。
从经济蓬勃发展之时,也伴随着当代社会的阵痛。当以各种模式显现的拆迁冲突作为中国式拆迁总也少不了的话题时,普通大众面对拆迁时的艰难与无力则一次次得到鲜明刻画。
而本案便得到了这种社会现象的印证,原本可以得到合法手续的赵水兵基于对“组织”的无由信任而没有去争取必要的相关证件,便招来了后来的一系列维权事实。而拆迁方与农委的这类“权力无疆”的随意行事方式正是中国十年拆迁乱战的根源所在。在这类僭越于法律法规之上的大行政拆迁面前,人们的私权无疑是小写的、孱弱的。而我们自身的弱点便是在于法律方面的无知,一张法律打伞顶在我们的头上,而很多时候我们却抛弃它去寻找另外一些所谓的“关系”去维权。这种法律意识淡薄、法律素质低的整体情况正是现在我国法治社会建设的严重阻碍。
在本案中,栩锐的办案理念又一次得到了运用,对于杂项丛生的事务,首推的处理方式应当是化繁为简。在纷繁复杂的拆迁事项中,认为自己正身处权利守护困境的人们,最正确有效的方式便是通过法律赋予的力量去寻求法定权利的实现。

推荐阅读